原许何友情:回来,不再

时间:2020-08-06 07:16 点击:79

原标题:徐和谊:归去,不再来

和1957年的江淮汽车安进、1959年的华晨汽车祁玉民一样,1957年的徐和谊在今年7月31日,也因年龄原因卸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正式宣告退出历史舞台。

与此同时,新一代的年轻人正在成长起来。

1974年的李斌、1977年的何小鹏、1981年的李想早已通过不同的路径在造车的舞台上开始书写了属于自己的篇章。

虽然早在2017年,徐和谊曾明确表达了对蔚来和李斌们的“不服”,即使这背后更多的是另一种“羡慕”。

只是东方俨然已经泛白,虽然大雾仍未散尽,但吹响时代号角的人们已经从徐和谊们变成了李斌们。而在这些被期许的新人身后,我们还是可以看见那个不服老的徐和谊。

就如他此前告诉媒体:“我喜欢听一首歌,叫《向天再借500年》。”

八千里路云和月

2006年对于中国汽车业来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就在那一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727.97万辆和721.60万辆,与欧美、日本汽车市场持续低迷形成鲜明对比,同时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新车销售市场。

虽然这份期待已久的荣耀终于降临,但很多人却未感到荣幸与自豪。

从人均汽车拥有量来看,当时的中国汽车业与汽车大国的差距不只一星半点,在外资品牌仍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日子里,中国汽车业还没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也就是那一年,徐和谊正式出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不过早在2002年,时年45岁的徐和谊就已经由政转企,进入北汽体系。那时的北汽虽然已是国内“六大汽车集团”,但身在其中却没有太多的存在感,和一汽、东风和上汽相比,差距明显。

与此同时,中国汽车业也面临着全面整合时期。

为了能够改变当时北汽的发展模式,徐和谊先是制定了“走集团化道路,实现跨越式发展,把北京汽车工业建设成为首都经济高端产业重要支柱和现代制造业支柱产业”的发展战略,“集团化战略”强化了北汽集团对旗下子公司的业务整合与掌控,实现了业务协同效应。

就在2006年徐和谊正式掌舵北汽后,当年即实现产销68万辆、营收587亿元;2009年,北汽集团完成北京市“百万千亿”目标,即产销突破100万辆、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2019年,北汽集团实现整车产销226万辆,成为首家年营收突破5000亿元的北京市属国有企业。

“北汽这些年也是历经坎坷,走到今天不容易。”去年12月16日,徐和谊在一场活动中坦言。

的确,北汽集团在初期一度结构混乱,面临“散、小、乱”的难题,旗下十几家子公司股权复杂、一盘散沙。不仅如此,整个北汽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品牌、车型,更没有拿得出手的研发团队、技术平台。

随后,在徐和谊的推动下,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从双方正式接触到正式签约仅用224天、到公司正式揭牌仅用371天、到第一辆轿车下线仅用436天等三项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新纪录。北京现代仅用63个月便实现累计产销100万辆,这一当时中国汽车行业最快速度被业界称为“现代速度”。

这也让徐和谊一战成名。

除此之外,其主导“北戴合”项目,使北汽股份得以引入戴姆勒作为战略投资人,实现了对北京奔驰合并报表的深度“绑定”,也让北汽集团收益颇丰。随后北汽集团还在2019年耗资200亿人民币收购戴姆勒5%股权。

北汽还通过签约、收购、重组等多种方式,完成以北京为大本营,以东部镇江、西部重庆、南部广州、北部河北、中部株洲为五大地区生产基地的全国性产业布局。同时还提出并实施构建“整车、零部件、自主研发、服务贸易和改革调整”等“五大平台”,形成了轿车、越野车、商用车、新能源汽车同步发展。

在资本市场,2014年12月19日,北汽股份成功在H股上市,北汽股份成为香港首发上市融资额最高的中资汽车制造商,也是在香港首发上市融资额最高的北京市属国有企业。北汽股份香港上市,标志着北汽集团在资本市场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2018年1月19日,已自知老之将至的徐和谊在北汽集团2017经营业绩及2018年发展战略发布会坦诚称,“当下考虑最多的是,退休后能给北汽留下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

十四年功名尘与土

客观的说,没有一个人的离开会让世界停滞哪怕一秒的进步。

而历史也如同罗马神话里的那个“双面神”雅努斯(Janus),它有两副面孔,一副回望过去,一副注视未来。

同样是2006年,中国汽车业开始为自主品牌开道。各种辅助性政策的实行正为自主品牌营造了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中国汽车企业也开始觉醒,在发展自主品牌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由南汽和上汽两家分别操刀的罗孚项目,成为了当时中国汽车产业利用外来技术壮大自主产业的标志,也成为中国企业发展自主品牌的一个典型样本。随后北汽集团也闻风而动,全力发展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

不过商业是一个用结果来检验过程的冒险游戏。

2009年,北汽完成了对瑞典萨博三个整车平台、三个车型、两款发动机以及两款变速箱等全部知识产权的收购,由此开启自主品牌高端梦。一年之后北汽集团以“二次创业”战略启动了自主品牌汽车业务。

毫无疑问,当初对于萨博技术的收购,为北汽推进自主品牌建设,构建全新产业布局,形成北汽集团核心竞争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但就像硬币的两面,相互依存而对立矛盾。

据相关媒体报道称,2010年,北汽开始全力发展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并采取高举高打的策略,在消化吸收萨博技术基础上,直接开发中高端轿车。2013年5月11日,第一款车型绅宝正式上市,随后也陆续开发多款车型。

然而,徐和谊高估了北汽自身的实力,特别是技术研发的实力,纵然北京汽车投资上百亿元建立研发基地,还组建一千多人的高水平研发团队,最终还是收效甚微。另据数据显示,绅宝品牌在市场的表现整体不佳。

同时,北汽还进行大规模扩张,通过收购昌河、投资银翔等企业,打造多品牌的大型汽车集团。但是,自主品牌的发展经历却第一次没能按照徐和谊的计划推进,所以日后徐和谊也将发展自主品牌比喻为要“紧烧火、慢揭锅”。

2018年,北汽集团对于自主板块开始进行重整架构。当年12月,北汽旗下威旺品牌并入昌河品牌。2019年1月,北汽旗下北京汽车集团越野车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意味着原北汽集团越野车事业部正式升级为独立运作的公司。2019年,绅宝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此后北汽在调整自主战略的基础下,推出“BEIJING”战略,以“高、新、特”为主线重点发展“北京”越野车品牌和横跨油电车型的“BEIJING”品牌,另外,北汽还在电动车高端化领域推出了ARCFOX品牌。

不过每一个产业的颠覆和重塑背后,都起伏着无数个体生命的悲喜交加,时间之针会在终止之前一直前行,它裹挟一切,向不确定性宣战。成功了,就是一道风景,失败了那就是后话了。

莫等闲

不得不承认,徐和谊确实也用敏锐的市场嗅觉和超前的战略眼光让北汽在新能源市场中抢得先机。

2009年成立的北汽新能源是国内传统企业中较早创立独立新能源汽车公司且卓有成效的企业。也是我国首家独立运营、首个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首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首批试点国有企业员工持股改革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从2013年到2019年,北汽新能源连续7年夺得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2018年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成为A股第一家纯电动车制造企业。

在起初的发展中,北汽新能源确实保持着不错的态势,除了政策倾斜之外,市场红利也让北汽新能源在市场中享尽市场份额,然而在财政补贴大幅度退坡之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而深究其原因仍是自身造血能力依旧薄弱。

根据其公司财报显示,近四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依然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8年亏损7.29亿元,2019年亏损8.74亿元,2020年一季度亏达到4.77亿元。自身造血能力尚且不足,却挡不住向高端化转型的梦想。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市场仍空前繁荣。除北汽集团外,东风、上汽、广汽等传统整车厂开始加大在新能源市场的布局,此外以蔚来、小鹏、理想等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也异军突起,扮演搅局者。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徐和谊职业生涯后期的执着,但无论如何,所有的戏剧终有落幕的时刻。

7月31日,北汽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在会上宣布了北汽集团主要领导职务变动的通知。按照安排,北京金隅集团董事长姜德义将接任徐和谊,并担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至此,北汽集团告别长达14年的徐和谊时代。

根据资料显示,姜德义此前经营业务涉及家具制造、建筑材料制造、房地产等,但与汽车行业相差甚远,所以北汽接下来的命运将与一个“门外汉”紧紧相连。而姜德义所要面对的是当改革进入下半场之后,北汽的自我认识以及面临新的调整。

不过无论是对于徐和谊还是现在的姜德义,对抗现实的最好手段,也许仍是不甘现状和见及履及的进步。

十八年,这几乎已经是整整一代人关于汽车岁月的长度,但在这些激荡的岁月中,建设与回溯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

所有人都曾怀着梦想,然而这些梦想各不相同,但新的故事真的开始了,而一个时代终于在恋恋不舍中褪去了他最后的一道余晖。

毕竟对于有些人,时间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他们在这个炎炎夏季,早已感觉到了季节和时代的变迁。

曹旻希/文


当前网址:http://www.naztf0n.tw/ribenzaixiangaoqingzaixianshipinhdizhiyi/139136.html
tag:徐和谊,北汽集团,中国,自主品牌,汽车,汽车业,姜德义,汽车

发表评论 (79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日本在线高清在线视频h @2014